公司法人职务侵占 虚假诉讼 源于公安机关保护伞

安达市兴晟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于永城涉嫌构成职务侵占罪、虚假诉讼已构成刑事犯罪,安达市公安局不予立案,源于安达市公安局经侦大队长胡宏、副局长王绍山做其违法犯罪保护伞。

事件一、始于2013年成立安达市兴晟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法人于永城,而实际控制人和投资人为程士国,程士国前期投入4000万元用于办理购买土地,公司注资。杨志君(监事)和于永成为登记股东(没实际出资),登记比例为48:52。公司运转开发学子家园,土地(程士国从黑龙江龙鲁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处转让取得)、转让资金、由程士国完成转让相关手续。于永成没有任何投入和管理。以上工作为程士国一人组织并完成。

利用职务便利,侵占公司财物,涉嫌构成职务侵占罪

2015年7月,因于永成个人债务,于永成在大庆市萨尔图区法院通过诉讼方式为己谋利,使用公司资产对其个人债务进行清偿,其中包括原告徐德慧一笔款项548万元。在诉讼中没有公司公章,仅凭借工商企业信息就认定于永成借款是公司职务行为,判定公司承担清偿责任,于永成的个人债务不属于公司债务,该诉讼为虚假诉讼,涉嫌构成刑事犯罪。

涉嫌合谋虚假合同进行虚假诉讼获取利益占为己有,犯罪升级

2016年10月8日,于永成以公司名义与张旭合谋开具大量虚假合同并将该公司诉至安达市人民法院,所获财物用于清偿个人债务及非法占有。该公司控制人程士国将公章交由于永成,于永成负责以公司名义将诉讼案件进行解决并收回原虚假合同。于永城承诺处理以上事宜不得影响公司正常经营,于永成承诺给程士国进行补偿。公司经营管理暂交于永成管理。于永成取得公司经营权后,原有公司管理人员和工作人员被一一解聘,犯罪升级于永成与张旭合谋便开具大量虚假合同将该公司诉至安达市人民法院进行虚假诉讼,所获财物用于清偿个人欠款及非法侵占包括所收取的入户费、面积差补交款、更名费、好处费都没有进入公司账户,以上资金被其非法占为己有。于永成将法院查封的房屋二次销售,导致法院生效文书无法履行出现一房多卖的情况,其行为已涉嫌构成刑事犯罪。建筑商周桂华承建学子家园房屋,房屋抵顶周桂华,房屋贷款由于永成收取,该贷款应由公司返还周桂华,但被于永成非法占为己有,已构成非法侵占他人财产罪。公司对该款项失去控制。程士国发现公司被起诉属于虚假诉讼便向大庆市公安局报案,2018年6月15日大庆市公安局东安分局立案,办案人刘春来,刘春来故意托办并对当事人说此案已移交安达市公安局,实际没有办理移交手续,报案人到安达市公安局询问,安达市公安局便说此案归属大庆市管辖,互相推诿至今未果。该起虚假诉讼案件至今没有画上句号。程士国多次向安达市公安局举报,安达市公安局不予立案。源于安达市公安局经侦大队长胡宏、副局长王绍山做其违法犯罪保护伞。因此归属瘫痪现学子家园后期管理一片混乱不堪,严重影响了买房人和公司的合法权益。

一、于永成用公司资产清偿个人债务包括:

1,在未取得公司经营权的情况下将待售房屋以买卖方式冲抵于永成个人债务。买受人为:夏春生(10户商服)

序号位置面积单价房屋性质总价备注
1S2-522.646500商服147160元冲抵个人借款

2,按照于永成要求开具购房合同,经查公司事后没有收取到购房款项,存在于永成套取公司房产情况房屋

买受人:于永成

序号位置面积单价房屋性质总价备注
112#2-1102109.723300住宅362076套取房屋

种种犯罪事实足以证明犯罪嫌疑人于永城涉嫌构成职务侵占罪、虚假诉讼罪,已构成刑事犯罪,依法应予严惩。铲除安达市公安局胡宏、王绍山违法犯罪保护伞的蛀虫。

二、公安机关非法扣押公司财物、充当违法犯罪分子保护伞

安达市公安局以办案为名干涉企业经营,将企业公

章,财务章等物品扣押长达几年,导致企业无法经营,造成企业损失。

2017年1月份,安达市公安局接到报案后以房屋存在重复出售为由,将公司公章、财务章收走。2017年3月份,将公司的财务账册,电脑等物品扣押,现案件迟迟没有进展,时间长达几年,公安局名为立案,确没有任何的调查,导致公司无法办理正常业务,调查过程举报人程士国被刑事立案,羁押看守所255天,最后定性无罪,安达市检察院做了相关赔偿,造成公司投资人巨大损失,谁来承担谁来补偿?依据公安部有案必查、违法必惩相关规定,安达市公安局相关办案人员对此应负违法违纪责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下一篇

公司法人职务侵占 虚假诉讼 源于公安机关保护伞

周三 11月 18 , 2020
安达市兴晟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于永城涉嫌构成职务侵占罪、虚假诉讼已构成刑事犯罪,安达市公安 […]